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www.ptyy.org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执消念涨》。

    十月二十八江容屿生日这天,本来安之阳要亲自给他办一个生日派对,但是因为江父办了晚宴,只要延期换了个日子。

    温父当天也有一个晚宴要参加,温柠本来不想去,但是刚好江容屿要回家,温柠也就空了下来,便跟着温父一起去参加了。

    坐车到了酒店,进入晚宴会场之后,温柠才知道原来自己来参加的晚宴正是江父给江容屿办的生日宴。

    只是巡视了晚宴现场一圈,温柠并没有看到江容屿。

    正在温柠觉得奇怪的时候,温父突然对温柠小声说道:“原来江总的儿子跟你是同班同学,为什么你从来没有说过?”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,我为什么要说?”温柠反问,她并不觉得江容屿的身份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那可是江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,多少人挤破头都攀不上的关系,你居然说没有必要。要不是看在你和江总的儿子是同学的关系上,你以为我们能来参加这个晚宴?我帮你准备了一份礼物,记得待会亲自送给江少爷。”温父觉得温柠还是太过孩子气,把一切都想得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温柠终于觉出不对味来了。

    她抬头望着自己的父亲,难以置信道:“所以你今天非得让我来参加这个生日宴,是为了让我帮你跟江容屿攀关系?”

    “江氏集团这棵参天大树谁不想攀上?阿柠,你已经长大了,爸爸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将来好。既然你不喜欢出国,那么江少爷未尝不是一条新的路。”并没有看出温柠心中的愤怒,温父只当她不懂,小声提点她道。

    新的路?

    听到温父的话,温柠怒极反笑,她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无比可笑。

    眼前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,似乎不是她的父亲,而是一个从来没有认识过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最后一点犹豫和心软被温父这一句‘新的路’亲手斩断。

    温柠低头自嘲地笑了一声,随后从拿着的晚宴包里掏出这段时间一直随身携带的录音笔,塞进温父的手里。

    最后含着泪抬头望着眼前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父亲,哽咽道:“爸爸,我会有自己新的路,却一定不是你现在为我铺的这一条。这些年来我总是在想,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渐行渐远,我以为是闻知雅,也或许真的是因为她,可不管是为了什么,我们到底是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录音笔里有我想告诉你的一切,我并不是想为自己辩解什么,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没有你心里想的那么坏,我不想你对自己的女儿失望。至于其他,我曾经试图修补,但到底覆水难收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我会搬到妈妈留给我的公寓里,以后是好是坏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情。等你老了,我会照顾你,做到一个女儿的赡养义务。至于其他,我不奢求你了,你也不要奢求我。有缘投胎做一世父女,我真的很感激,也很爱你,但我们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些话的时候,温柠的心情很平静,终于有了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。

    藏了这么久的心事有了宣泄的出口,她以为自己会开心,可是话音落下的瞬间,随着落下的是眼里的泪水。

    真的好痛啊!

    哪怕失望透顶,可是跟自己深爱的父亲告别,原来是那样痛的一件事,像是被一道雷劈开,整个人鲜血淋漓,血肉模糊……

    “阿柠……”似乎被温柠的话震惊到,温父拿着录音笔站在原地,望着温柠离去的背影楞楞地喊了一声,一时间竟然忘记去拉她。

    温柠一边哭一边走出宴会厅,她摁了电梯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屏幕显示电梯从十八楼缓缓向下,到达六楼的时候‘叮’的一声打开。

    看清里面站着的江容屿的时候,温柠愣在了原地,却在下一秒被江容屿拉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蓝色的跑车在南城的大道上疾驰,出了城一路向西,开了将近一个半小时,江容屿才停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江容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温柠的眼睛红红的,可是她看得出来,江容屿的心情要比她更加差劲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?”

    江容屿坐在驾驶室,他紧紧抓着方向盘,目光却一动不动望着远处的一处别院。

    眼前的山庄矗立在山间,恢宏庄/严,一半隐在阴影下,一半露在惨白的月光下,奢华却孤寂,让人看着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温柠从来没有来过这里,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于是乖巧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很显然江容屿也并不是真的想从温柠这里听到答案,他望着远处的别院,少年凌厉的线条半明半暗,一向不羁的眉眼间是难得露出的脆弱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妈妈住的地方,因为一个不爱她的男人,她虐待自己的儿子,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江容屿面色平静,语气也没有一丝波澜,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。

    刚在在酒店,听到江父擅自主张邀请了温父和温柠,江容屿跟江父大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他真的很不能理解自己的母亲,为什么会爱一个完全冷血的男人?

    这是他从小到大都想不明白的问题,于是他带着温柠来到了汐山,想要探寻一个苦思不得的答案。

    温柠想不出什么话可以安慰他,只是突然伸出手,轻轻地握住了江容屿放在方向盘上的手。

    “江容屿,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温柠的手柔软温热,暖意透过皮肤表层直抵心头。

    江容屿垂眸,望着温柠和自己交叠在一起的手,问道:“你是在安慰我吗?”

    温柠的手收紧,紧紧抓住了江容屿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流过泪的眼睛亮闪闪,漂亮的像天上的星星:“我不想安慰你,我只想祝福你——江容屿,生日快乐。还有一句,我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仿佛被温柠的话震撼到,江容屿反握住温柠柔软的手,将她整个人往自己身前一拉,将她整个人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少女身上的馨香一如初遇那般香甜,像他最爱的香甜草莓,看一眼都让人觉得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凉薄月光下,车里的两人用一个拥抱给彼此取暖。

    江容屿的吻落在温柠的额头,他的心仿佛冬雪融化化成了一汪春水,靠在温柠耳边低喃:“小狐狸,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年后。

    A大多媒体大楼。

    迎新晚会还有半个小时结束,温柠觉得无聊,便跟同学打了声招呼,悄悄溜出了大会堂。

    刚准备下楼的时候,迎面遇上了一个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没想到在这里能遇上沈随安,温柠微笑道:“好巧呀,沈同学,恭喜你呀,又是这一届的新生代表,刚才的发言我听了,比在崇礼还要帅哟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出去?”迎新晚会还没有结束,见温柠往外走,沈随安了然道。

    温柠刚想回答,握在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,她拿起看了一眼,漂亮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,眼底是藏不住的甜蜜。

    “我男朋友来了,我要跟他一起去吃饭。那么沈同学我先走啦,我们下次再见。”江容屿发短信说已经到楼下了,温柠顾不上跟沈随安说话,朝他挥了挥手,便迫不及待朝着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不用温柠介绍,沈随安就猜到温柠嘴里的男朋友是谁了。

    当初在崇礼,他曾经讽刺过江容屿那时候还不是,如今却真的成了真。

    有物理系的同学刚好路过,见沈随安站在原地望着楼下,不由问道:“随安,你站在这里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沈随安收回目光,淡淡笑了一声,抛出了一句掩藏多年的话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真的很想知道,要是当初温柠的母亲没有跟自己的父亲私奔,双双死于空难,那么是不是一切都会有所不同?

    可是上天开了个玩笑,让他在医院的太平间第一眼看见温柠就喜欢上了她,下一秒却残忍的让他明白,那是他不该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没有在意同学吃惊的表情,沈随安转身安静地离开,就像每一次远离温柠那样。

    前一天他做了一个梦,梦里的温柠死在了泳池里,而他的那句喜欢是在温柠墓前说的。

    现在能这样开口,他已经觉得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有些喜欢既然一开始便错过了说出口的时机,那么他选择默默祝福。

    祝福他喜欢的女孩,永远幸福快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温柠跑出多媒体大楼,就看见江容屿站在花坛前。

    不再是以往嚣张的银灰色头发,而是一头黑色的利落短发,却衬得江容屿更加英俊不凡。

    周边有不少女孩子抛来目光,温柠飞奔向江容屿,扑进他的怀里撒娇道:“等很久了吗?”

    江容屿揉了揉温柠的头发,旁若无人的在温柠的唇上落下一个吻,温柔地笑道:“等喜欢的人不觉得久。”

    温柠笑的一脸甜蜜,挽着江容屿的胳膊两人一起朝着食堂走去。

    校园广播在播放周末主演电影的主题曲——《春情的第二乐章》。

    熟悉的女声在温柠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我喜欢你,藏在春日的月光里,小心珍藏,只想赠你欢喜……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执消念涨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人族崛起之守护

青春埋了欢笑

新笔趣阁下载

月色ザ琉璃

命天仙道

旧人°伤、

北京工人体育馆

衰败的红尘

星际争霸2天罚行者

矛盾的橙子

河山只在我梦里祖国已多年未亲近

我要当女子汉!